被人告知了李渊和李世民

- 编辑:admin -

被人告知了李渊和李世民

 
    提审的人是太子的亲信,称心作为太子的心腹,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他之后,他自然是深信不疑这是对太子有好处的,来的时候就已经打算好了,绝不让杨家有活路。
 
    打算刚来的时候后就上一套大刑,在他们生死不能的时候逼他们签字画押,至于他们的死活,被上大刑之后死在天牢的人不计其数。也不会多他们两个。
 
    就想法自然是很好的,但真的到了实施的时候就发现并不像他想的那么容易。
 
    刑具坏了?如此荒唐又可笑的理由居然堂而皇之的说给他听,这些狱卒还一脸的坦然,显然他们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自己就是去查也什么都查不到。
 
    “风火棍还是有的。。。”这个就不能说没有了,毕竟他们手里拿着的就是这个家伙。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先打50大板再说。”
 
    “这个。。。”
 
    本以为这次他们逃不了,结果狱卒头子还是一脸的为难,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话一样。
 
    “怎么又有什么问题?总不能现在是风火棍有了,人没了吧!”
 
    这原本是气话来的,结果狱卒头子眼前一亮说:“大人明鉴确实是人没了。”
 
    “人没了?这天牢之中狱卒有几百人之多,你现在跟我说连个行刑的人都没有?莫不是,真当我好骗?”
 
    “这,不敢啊!大人”
 
    “不好啦,班头,长安城中各地百姓出现骚乱,西市,有一半以上的店铺关门,有人散播谣言说长安粮食已尽,现在城中已经到处在镇压,但是人手不够,让你带上人上街巡逻啊。”
 
    “什么?竟有此事?快走,大人对不住了,事有轻重缓急,某先告辞了。”
 
    偌大的天牢只剩下几个看守,提审的大理司直一脸茫然,他虽然只是从六品的官,但毕竟是大理寺的人,出来地方上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钦差大臣,可他说审案的呀,现在连人都没有,审个毛线。
 
    杨家的大老爷和二老爷相视一阵苦笑,知道这是三弟的杰作,但这只会帮倒忙啊。
 
    长安街上一片混乱,受到西市罢市的影响,整个长安显得人心惶惶,更有人从中浑水摸鱼散播谣言。
 
    西市之中一个隐秘的所在,这里只有常年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才知道,杨三爷作为地下规则的掌控者之一,这里就是他的产业。
 
    “三爷,现在外面已经全乱了,有人从中作梗,兄弟们可能成了他们的帮凶了。”
 
    杨三爷坐在正中央,手里把玩着一把小刀,这本来是准备给杨威的,知道杨威喜欢雕刻之后他就特地寻找,还没找机会送去呢结果家里就出事了。
 
    “我知道,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其他的我不管,我两个哥哥必须救回来。
 
    至于这个浑水摸鱼的人,独狼,你跟着我多久了?”
 
    “六年了。”
 
    杨三爷的声音在独狼的耳边如同春雷般炸裂,独狼只觉得晕晕乎乎的,浑浑噩噩的就开始回答他的问题了。
 
    “六年的时间啊,六年的时间还比不上你跟那个女的在一起六个月,看来兄弟情谊在你心中一文不值,红花门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帮他们。”
 
    “3万两黄金500亩土地一个爵位,还有可以娶金辰为妻。”
 
    “原来如此,当年横行西北的独行大盗,如今竟然沦为红花门的走狗,果然温柔乡是英雄冢,可你千不该万不该拿我杨家做筹码,你我兄弟一场,你自裁吧。”
 
    浑浑噩噩的独狼拿起了杨三爷扔下的小刀,他的眼里有过挣扎,但却像被什么控制住身体一样,刀颤颤巍巍的划过他的喉咙。
 
 第96章谈判?不,是要求
 
    进宫而来的杨威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这是他第二次进宫,但皇宫的路线图却已经在他的脑海之中了,可以说只要是他去过的地方,就没有他走不通的,这就是小地图的好处,而且有那块木牌在,想躲开他都不可能。
 
    因为腰间挂着的正是李渊亲手给的令牌,所以一路上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李渊所在的宫殿。
 
    因为李渊特别的叮嘱,所以这块腰牌被赋予了不同的含义,杨威并不知道自己一进来就已经被人告知了李渊和李世民,没有一个人阻拦他也正是因为这两人的吩咐。
 
    “今天怎么会过来我这里?”
 
    李渊变得年轻的很多,同时心态也已经发生了变化,看得出他已经从丧子之痛之中走了出来,毕竟自己变得年轻了之后,后代的问题上似乎也就不在严重了,毕竟死掉的已经死掉了,不过他跟李世民的关系显然是不可能恢复到以前了。
 
    现在李渊对杨威更加的看中,因为杨威既然可以让他恢复青春,那么会不会也让他长生不老呢?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个世界的人武道登顶之后确实是有仙人传说的,而且三宗六门之中,三宗各有各的传承,比起其他江湖门派来,更加的有底蕴,各种老怪物层出不穷。
 
    “今天到这里来,当然是有事情,我叫杨威,出身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城外杨家庄就是我的舅舅家,仙子阿有人诬陷他们跟反贼有关联,我思来想去也想不到谁可以帮我,直到我看到了它,所以我来了!”
 
    杨威也没有绕弯子,直接把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有些事情瞒起来毫无效果,而且会让人显得特别的虚假。
 
    果然杨威的这番话让李渊很舒服,他虽然有求于杨威,但并不希望杨威说些虚假的话来骗他,杨威的一切他早就已经派人查了,包括杨威的家庭还有杨家的来历,这些李渊都一清二楚。
 
    虽然不知道是谁说的杨家跟反贼有关系,但是李渊知道这家人有钱有地有实力,唯独没有造反的心,否则当年大唐立国的时候,光一个当年的杨三郎,现在的杨三爷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我也有自己的要求,它能让我变的年轻,我想知道能不能让我活得更久,甚至是···长生不老!”
 
    李渊紧紧的盯着杨威,这件事对他来说太重要了,李渊这一辈子,该享受的都享受过了,能享受的也都享受到了。
 
    按道理说,这样的人应该很看得开,如果没有杨威的出现李渊确实看得开,生死也确实已经看淡。
 
    但人都是贪生怕死的也都是贪婪成性的,拥有的不想放弃,当知道还有长生不死的可能的时候,他的心就不会再平静下去了。
 
    杨威笑了笑,似乎对李渊的问题很不以为然,不过该说的还是要说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