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敢骗我

- 编辑:admin -

居然敢骗我

夜幕降临,长安城外一片寂静,这里是古代,讲究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好吧实际上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虽然杨威的游戏室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一些人的生活状态,但是晚上人们能做的似乎只有在家睡觉,区别是有人睡媳妇,有人睡小姐姐···有的人只能自己睡。
 
    不过今天晚上长安城外的郊区,一片农田的外围来了一群穿着夜行衣的人,他们手持刀剑火把,当然火把是没点燃的,趁着月色来到了农家的研究基地···姑且这么称呼吧!
 
    “人都到齐了吗?”
 
    一袭红色衣服在夜晚显得极其诡异,来人脸上带着一块金属面具,手上拿着长剑斜斜的依靠在一棵树上,显然他已经在此恭候多时了。
 
    “废话少说,你今天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做完这件事,我们答应你的条件可就完成了,只是你的条件我们可还没有看到呢!”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即便穿着夜行衣也能从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看出来,身后那些人全都盯着她在看,还有几个咽口水的,但是他们最多也只能看看而已,这女人他们惹不起。
 
    “放心好了,我答应的事从来没有后悔过,而且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同门学艺的,等完成了这件事,我家主人地位稳固之后,你们的那些所谓条件根本无关紧要!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杀人,里面全都是农家的人才,地可以尽情破坏,但如果人出事了,我不保证没有人出手干掉你们!”
 
    “哼,放心好了,我们又不是傻瓜,农家的人一向与人为善,而且也不会涉及世俗纷争,我们又不是杀人狂魔,自然不会做这样激起公愤的事情,只不过你家的那个小主人可真大胆啊,居然为了自己的目的让全城的人一起挨饿,不知道什么样的利益可以让他这么疯狂呢?”
 
    显然是想要打听更多的事情,但是对面的男人显然已经不想在多说什么了。
 
    “开始行动吧!有些事知道的越多,毁灭就会来的越快。”
 
    说完红衣男子就离开了,看着他离开的背影,那女子无所谓的哼了一声之后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手下人开始破坏。
 
    而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几双眼睛正在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王二和麻子两个人手里拿着从饥荒世界搞来的狗牙陷阱买这玩意可是花了不老少的声望,在码头打拼的这段日子全都栽进去了,就看这波能不能回本了。
 
    而手里提着鞭子的程铁兰眼神里透露着激动,终于可以真刀真枪的打一场,老爹不敢用真实实力跟自己打,一直推说自己打不过,但是程铁兰心里清楚,老爹最拿手的功法可从来没有用出来过。
 
    张三显得格外的沉稳,如今他的推山手已经修炼到了高深境界,在加上他从饥荒世界买来的肉丸和木甲,足够应付眼前的情况了,就不知道对面有几个高手?
 
    不过没关系,他们这边也是有两个高手的!这样想着张三就忍不住看向另外一边悠闲的坐在树杈上的周如烟。
 
    这个女人以前看着就像个妖艳·贱·货,而且是属于恶俗的那种,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居然越变越清纯了,甚至连他都忍不住想要亲近,要不是他内心还算坚定,恐怕现在就跟那两个家伙差不多了。
 
    看看拿着狗牙陷阱,跟在周如烟身边的三个家伙,张三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一个老吴根本就是周如烟的跟班就不说了!这两个傻货,变成别人的跟班了都不知道,既然都是轮回者,为什么要成为别人的跟班?真是浪费机缘。
 
    似乎是察觉到了张三的眼神,周如烟向他看了一眼,眼皮还眨了眨,让张三心中狂跳不已,然后果断的闭上眼睛转头不在看她,这才恢复了平静。
 
    看到他的反应之后周如烟捂嘴娇笑,却把树下的三个人迷得不轻,天魔力场收发由心倒是让周如烟用的炉火纯青。
 
    韩墨跟韩千机两人算是最忙的,在学习了鲁妙子的机关陷阱之术之后,韩墨的手段多出了不少,奇门阵法在他精心准备了之后威力巨大,现在就等着对手来了。
 
    “小心一点,他们来了!注意了,我们的目的是活捉,而且要保护这些田地不受到伤害!”
 
    看到人越来越接近了,韩千机对着身后的人说道,这里就他年纪最大,所以暂时当队长,虽然这个队长并没有人服气,就连他的儿子韩墨也一样不服,但是谁让他是杨威钦点的呢。
 
    “来了!奇门遁甲·隐!”
 
    韩墨捏动了一个手诀之后集合到一起的人全都隐身在了一个小圈子之中,那些冲过来的人根本看不到隐身在阵中的他们。
 
    “快点,真是小题大做,这种事情居然让我们红花门的人出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脑子秀逗了!果然兔爷没有一个是正常的!看什么看,都给老娘去干活,一个个废物,难道什么都要老娘亲自动手啊!”
 
    作为红花门在长安的代表,夜留香可不会跟自己的手下客气,至于人前装出来的妩媚温柔,只有两种人能享受的,一种是情人,一种是将死之人。
 
    她带来的人立刻开始了行动,手里拿着的水壶一样的东西,就要往田地之中倒,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既然是来搞破坏的,自然就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了!
 
    “就是现在!动手!奇门遁甲·幻!”
 
    韩墨率先发动了自己的阵法,幻字诀顾名思义就是让敌人进入幻觉,就像现在一样!
 
    拿着水壶的那些人原本是准备去倒的,但他们眼前的田地却突然换成了火海!这就不行了,怀里抱着的可是从南疆找到了黑火油,这玩意真烧起来遇水不灭,万一被引燃的话,估计都没人救得了他们。
 
    原本拿着的水壶也被他们丢掉了,这玩意儿遇火可是会爆炸的!其他人也遭遇到了其他各种各样的幻术,比如火把变成蛇什么的,无一例外的他们都把自己手上的东西扔掉了!
 
 第91章捕获
 
    “轮到我们了!都给我过来吧!收!”
 
    一根长鞭出现在了空中,如同一道灵蛇一般在程铁兰的控制下卷走了这些人扔掉的东西,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他们的武器,缴获了一大堆的东西之后,张三还有王二和麻子等人立刻冲了出去,除了王二是用刀之外,张三和麻子是修习的推山手,一身功夫全都在手上。
 
    之前害怕别人手里有刀剑什么的,现在就不用怕了。
 
    对方陷入幻境之后当然也有人醒悟过来,比如说夜留香,这个女子跟其他的人不一样,她很快就醒悟了,因为幻术这种东西一旦你察觉了,很轻松的就能挣脱,就算没有醒悟只要外界有足够强的影响,也可以让人摆脱幻境,所以夜留香醒悟之后立刻一声轻笑。
 
    明明是轻笑,在她手下的耳朵里却仿佛是催命的魔音,因为这笑声代表了她很生气,有人要倒霉了!
 
    所有人都醒悟了过来,韩墨叹息了一声,果然还是自己的修为还有这个世界的灵力不够,如果是灵力充沛的饥荒世界,恐怕这幻阵摆出来,没有一定实力的人直接困死在里面了。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可是如果,夜留香看着走出来的人,眉头一皱,这些人她除了认识韩千机父子两人之外,其他的人一个也不认识,四个小喽啰也就罢了,另外两个可就有点棘手了,拿鞭子那个一看就知道不好惹,至于那个坐在树杈上一直没有下来的白衣女人,更是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就好像看见自己一样···。
 
    “看什么,一群废物,还把不东西拿回来!”
 
    看到自己的手下居然还愣着,夜留香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的手下怎么那么笨呢!
 
    “是!兄弟们上!”
 
    要说身手,杨威这边的轮回者除了程铁兰和周如烟之外,也就只有张三可以跟夜留香过几招了,至于韩千机父子,他们擅长的是机关类····等等,机关?下意识的夜留香看向了在一旁存在感极度薄弱的韩千机父子,只看到韩千机和韩墨两个一个满脸奸笑另外一个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之中的笑意已经透露出了某种得意。
 
    “快回来!”
 
    可惜,夜留香醒悟的有点晚了,只看到坚实的地面居然塌陷了,所有的手下全都掉落了进去。
 
    “没事,一个陷坑而已,大家都是武林高手,我们用轻····哎呀,谁在下面装的捕兽夹,好阴险啊,咦不痛啊!”
 
    “你当然不痛了,那是我的脚!”
 
    “我擦,不要推我这边有蛇啊!”
 
    “喂喂,有没有搞错啊,你踩着我上去?不行,你给我下来!”
 
    “大哥小心,你下面是长枪,已经对准了你的菊····”
 
    “啊!!!”
 
    “花了·····。”
 
    夜留香一脸的凌乱,她居然天真的以为对方会受守江湖规矩,墨门的人都这么变态吗?
 
    “你们在下面干了什么啊,都不让我们去看的,听着下面的好惨的!”程铁兰很好奇的想去看看,但是韩墨拦住了她。
 
    “咳咳!那个,不太适合女孩子去看,而且那些是我父亲准备的,我只准备了这个···。”
 
    韩墨说完从背后拿出了一张网,一顺手洒在了陷坑的上面,那网上面居然有很多细小的利刃,这下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束手就擒把,夜留香,有我韩千机在,你没机会的!”韩千机跟夜留香是认识的如果可能的话,夜留香真不想面对韩千机,这人全身上下到处都是机关,稍不留神就会中了他的暗算,最重要的是他的轻功和暗器功夫也是格外了得。
 
    “韩千机,不在山沟里好好呆着,跑出来跟我红花门作对,莫非墨门终于要出山了不成?”
 
    夜留香显然对韩千机有点忌惮的,墨门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非攻墨门·兼爱平生,这是指的修习墨家机关术的墨家子弟,器墨,而另外一种则是天下皆白唯我独黑的墨家剑客,战墨。
 
    很显然韩千机两父子就是传说中的器墨,当然比起战墨的坚韧不拔,对战时的勇猛绝伦来,器墨的战斗方式无疑是让很多人不齿的,但是不得不承认,比起战墨来,器墨的威慑力远大于前者。
 
    “天下皆白唯我独黑,非攻墨门兼爱平生,我墨门何时隐匿过?我们一直都在,只是我们只在这个世界需要的时候才会站出来而已,红花门好歹也是一个知名门派,居然会助纣为虐意图烧毁这些粮食,难道你们不知道长安城的情况?还是说,上次粮食被烧毁就是你们红花门的杰作?
 
    哦····是了,是了,三宗六门支持罗艺反叛,看来这是为了你们的大业着想啊,如今圣上贤明天线百姓都盼着安居乐业,你们出来搞事情,那就怪不得我墨门出手了!还等什么,动手啊!!”
 
    韩千机一说话,程铁兰和周如烟同时出手,长鞭蛟龙一般带着气爆呼啸而来,明明只是一根软鞭却带着千钧力道,只是一个接触夜留香就倒飞了出去。
 
    看着倒飞出去的夜留香程铁兰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说:“什么嘛,居然这么弱?”
 
    “不可能啊,夜留香的实力,即便是在红花门之中也是排前十啊,不可能如此不堪一击啊!”韩千机疑惑了,难道是幻术的后遗症还没好?
 
    “白痴,还不快追,人跑了!”周如烟一眼就看出来了倒飞出去的夜留香这是要跑路了,身形毫不停留的朝着夜留香赶去。
 
    “什么?居然敢骗我?可恶,去死,龙蛇乱舞!”程铁兰整个人如同笼罩在了风暴之中的风暴女神一样,一道道粗壮的鞭影汇聚到了一起,一条黑龙一样的虚影冲了出去,目标正是逃离的夜留香。
 
    “小妹妹,我看你骨骼惊奇,不如跟我入了红花门吧!”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